克鲁格曼:“劫富济贫”的经济学

2019/01/08 14:21
收藏
克鲁格曼指出,学界估计的最优顶层税率为73%;美国曾经对富人征收非常高的税率,而经济表现依然很好。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译者以及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系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 (Paul Krugman) 2019年1月5日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观点文章。

凭借民主社会主义政纲,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异军突起的纽约州新晋民主党众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图中着白衣者) 图源:Carolyn Kaster/AP

正文部分

我不知道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下文首字母缩写为AOC)作为国会议员的表现将会如何。但她的参选本身就已贡献了极高的价值。你懂的,光是想到一位年纪轻轻、口齿伶俐、富有远见的非白人女性成为国会的一份子,就能让许多右翼分子为之癫狂——而正是在其疯狂中,他们无意中暴露了最真实的自我。

有些揭示是文化上的:围绕AOC大学时代跳舞视频的歇斯底里能说明很多问题,但都无关于AOC,而是有关于那些歇斯底里者自己。但从某些角度而言,更重要的揭示是智识上的:右翼叫嚣与谴责AOC的政策思想是“疯狂”的,却可以很好地提醒人们究竟谁才是疯子。

当前的争议主要涉及AOC对极高收入人群征收70-80%税率的倡议,这显然是疯了,对吧?我的意思是,谁会觉得这有道理?一定是愚昧无知的人,比如......额,彼得·戴蒙德 (Peter Diamond),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可以说是世界范围内公共财政领域的领衔专家(共和党人居然以他“不合格”为由,阻拦其被任命为联储理事会成员)。这一定是项从未被实施过的政策,除了......在美国,二战战后的35年间一直在施行这一政策——而这也正是我国历史上经济增长最为成功的时期。

更具体地说,戴蒙德与Emmanuel Saez——不平等领域的领衔专家之一——合作的研究估计,最优顶层税率 (optimal top tax rate) 为73%。有人认为税率水平还能更高:据奥巴马任内经济顾问委员会前首席宏观经济学家克里斯蒂娜·罗默 (Christina Romer) 估计,这一数字超过80%。

这些数字是怎么得来的?Diamond-Saez分析的基础来源于两大主张:边际效用递减 (di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竞争市场 (competitive markets)

边际效用递减是一种常识观念,即额外的一美元给收入高人群带来的满足感,要远低于低收入人群。给一个年收入2万美元的家庭额外的1000美元,将对他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而把同样一笔钱给一个年收入100万美元的人,几乎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对于经济政策而言,这一观念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关心政策对富人收入的影响。使富人变得更穷的政策只会影响少数人,并且几乎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满足感,因为他们仍然可以购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

那为什么不按100%税率对他们征税呢?答案是,这将打消他们继续从事任何令其牟取巨额财富工作的动机,从而对经济造成损害。换句话说,对富人的税收政策本身应该与富人的利益无关,而应该只关注激励效应会如何改变富人的行为,以及这对其他人口的影响。

而这恰恰是竞争市场发挥作用的地方。在完全竞争的经济中,没有垄断力量或其他扭曲——这是保守派人士希望我们相信的经济状态——每个人都按照他或她的边际产出获利。也就是说,如果你赚得1000美元的时薪报酬,那是因为你每额外工作一小时,都会向整体经济产出贡献1000美元的价值。

然而,在那种情况下,为什么我们要关心富人在工作上有多努力?假设富人多工作一小时,为经济贡献1000美元,但他努力获得的报酬也是1000美元,那其他人的总收入并不会发生改变,不是吗?表面上如此,但实际上却不是这么回事——因为他要为额外获得的1000美元支付税款。因此,让高收入人士更加努力工作所带来的社会效益,是这项额外努力所产生的税收收入——同理,他们消极怠工的成本,就是他们支付税金的减少。

简洁明了地讲,在对富人征税时,我们应该关心的是我们能够征得多少税收收入。对极高收入人群的最优税率,是能够将潜在税收收入最大化的比率。

鉴于富人的税前收入实际上对税率的反应能力,我们可以估算出这一比率。正如前文所述,Diamond-Saez的最优税率为73%,罗默的估计则超过80%——而AOC的倡议与这些数字是一致的。

再扯远一点:如果将市场并不能达到完全竞争、且存在很多垄断力量的现实纳入考量呢?答案是,税率几乎可以肯定会比目前的估计值更高,因为极高收入人群在这一场景中能够牟得大量的垄断租金。

所以,AOC的倡议不仅远非疯狂,而且完全符合严肃的经济研究结论(我听说她一直在与一些非常优秀的经济学家互通有无)。而她的批评者,恰恰是怀抱疯狂政策思想的人——他们的税收政策是疯狂的核心。

大家都知道,共和党几乎众口一词地提倡降低富人的税负,理由是顶层减税将对经济带来巨大的正面影响。这一主张在研究领域中的支持者......额,没有人支持这一主张。没有任何严肃的经济研究支持共和党在税收上的想法,因为绝大多数证据都与这些想法相左。

看看顶层边际所得税率(左,蓝线)与人均实际GDP增长(右,以10年同比测度,以消除短期波动,橙线)的历史对比。

从图上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曾经对富人征收非常高的税率——甚至高于AOC提出的税率——而经济表现依然很好。与那时相比目前的税率已大大降低,而作为对比经济表现不如往昔。

为什么共和党人固执己见地推崇不受无党派经济学家支持、并被所有现有数据驳斥的税收理论?呵,问问都有谁从富人的低税负当中受益,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由于共和党的金主们执意坚持毫无道理的经济学,共和党更偏好那些明显信口开河的“经济学家”,而这些人甚至连伪造宏观经济数字都做不好。

译者注:克鲁格曼这里针对的是保守派经济学家、前任特朗普经济顾问Stephen Moore。此人新近出版的《特朗普经济学》日前也遭到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泰斗格里高利·曼昆的驳斥,详情请见往期智堡译文《“神油”经济学:曼昆辣评特朗普政策》

而这里话题又回到AOC,以及那些试图将她描绘为头脑简单、愚蠢无知的“不懈”努力上。起码在税收问题上,她只是说了诚实严肃的经济学家该说的话;她对经济学的了解绝对强过共和党内的几乎任何人,尤其是因为她不假装“知道”那些伪装成真相的谎言。


译者:张一苇

来源:Krugman, Paul, The Ecnomics of Soaking the Rich, The New York Times - Opinion, Jan. 5th 201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