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软银收购WeWork的风险太大

2019/10/16 11:57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挽救一项备受瞩目的失败投资不应成为愿景基金的累赘。

孙正义可能会走上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胜利之路,或者是最大的失败。他决定跳进水里救一只溺水的独角兽WeWork,这与他创立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的宗旨相悖,可能会对公司声誉造成损害。

据彭博社报道,作为融资计划的一部分,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可能会获得这家陷入困境的办公租赁初创公司的控股权,从而缓解Wework迫在眉睫的现金危机。We Co.的董事们可能很快就会从两种选择中做出选择:软银收购或是摩根大通牵头的债务方案。

实际上,对一个受托管理1,000亿美元投资者资金的人来说,管理该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之一将是一个重大步骤。此举不仅是对一家公司一蹶不振的投资进行加倍下注,还会让孙立胜的团队承担一项该基金当初没有设立来应对的任务。这不仅让股东的钱面临风险,也让Vision基金的地位及其主脑——孙正义本人面临风险。

WeWork是全球最热门的公司之一,但它的IPO招股说明书披露,该公司正在烧钱,而且股权结构复杂,创始人兼董事长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从中获得了过多好处。公众投资者犹豫不决,迫使该公司搁置了上市计划。这导致其估值暴跌,从470亿美元跌至150亿美元。

9月下旬,有传言称软银将向WeWork提供更多现金,以换取后者降低收购股价。这笔交易本来是有意义的,可以让孙正义和他的投资者从最终的退出中获得更大的好处,或者至少可以缩小估值不断恶化带来的不利影响。

在WeWork投资了100亿美元之后,孙正义和他的团队想要尽其所能拯救WeWork是可以理解的。

软银成功地设计了创始人诺依曼的退出,但这并不等于重新设计了这家公司及其陷入困境的商业模式。这可能是一场丑陋的清理行动的开始,但这并不意味着软银应该做这些肮脏的工作。

对于初创公司的投资者来说,提供建议、引荐甚至强制改变都是很正常的。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一个风险投资工具:成为母公司,使自己成为运作者。这是私人股本的领域,需要不同的技能,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管理资源。

孙正义想要成为救主的愿望可能很强烈。他在2012年收购美国电信公司Sprint Corp.就是一个最著名的例子。但愿景基金的投资者可能也会把这当作一个警告:Sprint仍未盈利。这也占用了软银管理层大量的时间来寻找买家——Sprint现在计划与T-Mobile USA合并,然后需要监管机构批准交易。

尽管WeWork规模很大,但这一投资仅占愿景基金的10%。然而,风险投资的回报不是用百分比来衡量的,而是用倍数来衡量的。愿景基金应该能够完全核销WeWork,同时仍获得可观的利润。这也意味着,在一家投资对象身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和声誉,并不符合愿景基金旗下其他82家投资组合公司的最佳利益,也不符合愿景基金的投资者的最佳利益。

当然,可能还有另一种策略:让Wework保持运作足够长的时间来筹集愿景基金二号。这一计划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潜在的支持者似乎正在重新考虑,据报道,软银依靠向自己的员工贷款来为愿景基金二号提供资金(注:员工可以利用这些回报来偿还原始贷款,并获得盈利)。WeWork的崩溃并没有让愿景基金二号成为一个好买卖。

孙正义和愿景基金的声誉不需要靠一笔交易来建立或破坏。当然,一个成功的转变可以创造奇迹。但似乎更有可能的是,负面新闻会持续数年,逐渐侵蚀孙正义和软银的神秘感。

拓展阅读:《拆解WeWork上市迷局》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