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德拉吉的告别演说

2019/10/29 14:54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低利率无法像过去那样产生同样程度的刺激,因为经济中的投资回报率已经下降。货币政策仍然可以实现其目标,但如果财政政策与之一致,它可以更快地实现目标,而且副作用更少。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告别演说。

今年是欧元区成立20周年,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这都是一个重大的纪念日。就在不久前,欧元区经济还受到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以来可能从未见过的高失业率的影响,人们对欧元能否存续提出了根本性的问题。今天有1100多万人在工作。公众对欧元的信任已升至历史最高水平。在整个欧元区,政策制定者们都在重申,欧元是不可逆转的。

但我把今天更多地看作是反思的机会,而不是庆祝的机会。

欧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项目,是朝着更大程度的政治一体化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欧洲经济的危险状态中,欧元找到了其经济合理性。失业率从1973年的2.6%上升到1985年的9.2%,而欧元区12个成员国的经济增长明显放缓。

然而,那个时代有远见卓识的领导人看到的是,欧洲有一种可以利用的强大工具来促进增长:将其共同市场转变为单一市场。消除现有的贸易和投资壁垒可以扭转经济潜力下降的趋势,使更多的人重返工作岗位。

然而,单一市场的意义总是不止于此。它还旨在保护人们免受不可避免的变化所带来的一些损失。与更广泛的全球化进程不同,它允许欧洲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经济一体化——建立一个尽可能自由和公正的市场。共同规则将在国与国之间建立信任,赋予弱者对抗强者的追索权,并为劳动者提供保障。

从这个意义上说,单一市场是“有管理的全球化”的一次大胆尝试。它将竞争与消费者水平和社会保护结合在一起,这在世界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

但有一种不公平的做法是单一市场无法禁止的:竞争性贬值。这种前景将破坏相互信任,而这种信任对单一市场的生存和更大的政治一体化项目的进展至关重要。

因此,自由浮动的货币不是一种选择,固定汇率也不会起作用,因为欧洲内部的资本流动性越来越强,正如欧洲汇率机制在1992年至1993年的危机所证明的那样。

答案是创建单一货币:一个市场,一种货币。

这一构想在很大程度上是成功的:整个欧洲大陆的收入大幅增长,一体化和价值链发展到了20年前无法想象的程度,单一市场完好无损地度过了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但过去20年给我们上了两个成功的货币联盟的重要一课。

首先是货币政策。

当欧洲央行成立时,它最关心的是保持低通胀。欧洲央行是一家没有历史记录的新央行,因此其政策框架的目的是建立强大的反通胀可信度。它实现这一目标的速度很快,而且多亏了欧洲央行早期领导人的大力赞扬,它的第一个十年进展得如此顺利。

但没人能预见到,全球货币政策面临的环境很快就会突然逆转:通胀力量将转变为通缩力量。

在所有发达经济体,这都需要一种新的央行模式,它包括两个要素:决心像抗击通胀那样抗击通缩,以及在选择工具方面的灵活性。

在我们的例子中,欧洲央行已经证明,它不会接受对欧元未来的毫无根据的担忧对货币稳定造成的威胁。它已经表明,它将像积极应对上行风险一样,积极应对下行风险对价格稳定的影响。它已经确定,它将利用其职权范围内的一切手段来确保其职权的安全,而不会超越法律的限制。

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已确认了我们所采取措施的合法性,并确认了欧洲央行在以必要且相称的方式使用其所有工具以实现其目标方面的广泛自由裁量权。

这个判断是至关重要的。欧洲央行已经成为一个能够部署所有工具以应对挑战的现代央行和一个为整个欧元区的利益行动的真正的联邦机构。

第二个教训是关于欧洲货币联盟的制度建设。

欧元区是建立在“货币主导”原则之上的,这就要求货币政策专注于价格稳定,绝不要从属于财政政策。“货币主导”并不妨碍与政府进行沟通,因为相互协调的政策显然会更快地恢复价格稳定。这意味着,在必要时,政策之间的协调必须服务于货币稳定的目标,而不应损害这一目标。

今天,我们所处的情况是,低利率无法像过去那样产生同样程度的刺激,因为经济中的投资回报率已经下降。货币政策仍然可以实现其目标,但如果财政政策与之一致,它可以更快地实现目标,而且副作用更少

这就是为什么自2014年以来,欧洲央行逐渐更加重视欧元区的宏观经济政策组合。在欧元区实施更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有可能更快地调整我们的政策,并导致更高的利率。

在我们的货币联盟中,国家政策在财政稳定方面发挥着主要作用——远远超过美国的州级政策。但国家政策并不总是能保证整个欧元区的财政立场正确。协调分散的财政政策本来就很复杂。不协调的政策是不够的,因为国家间财政扩张的溢出效应相对较低。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规模和设计合理的欧元区财政能力:大到足以稳定货币联盟,但又不会造成过度的道德风险。

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在风险共担的情况下,道德风险不可能降至零,但通过合理的设计,道德风险可以得到极大的遏制。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风险共担有助于降低风险。

资本市场联盟的建立将导致私营部门更大程度的风险分担,这将大大降低需要由中央财政能力管理的风险比例。当国家政策无法发挥作用时,中央财政能力反过来会降低整个欧盟的风险。

在金融危机以来财政政策发挥更大作用的其他地区,我们看到复苏开始得更快,恢复价格稳定的速度更快。从2009年到2018年,美国的平均赤字为3.6%,而欧元区的盈余为0.5%。

换句话说,美国既有资本市场联盟,也有逆周期的财政政策。欧元区没有资本市场联盟,也没有顺周期的财政政策。

通往财政能力的道路很可能是漫长的。历史表明,预算很少是为了总体稳定而制定的,而是为了实现符合公众利益的具体目标。在美国,正是克服大萧条的需要导致了上世纪30年代联邦预算的扩张。或许,对于欧洲而言,它需要一项紧迫的事业,如缓解气候变化,才能带来这样的集体关注。

无论选择哪条道路,显而易见的是,现在是扩大欧洲的时候了,而不是缩小。我的意思不是用一种不言自明的方式,而是用联邦主义最真实的传统。在国家政策最能产生效果的地方,就让它保持这种状态吧。但是,我们只有通过共同努力才能解决公众的合理关切,我们需要欧洲变得更加强大。

对我们欧洲人来说,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只有通过共同努力,才能实现真正的主权,满足人们对安全和繁荣的需求。正如默克尔总理所说:“如果我们想作为一个共同体生存下去,我们欧洲人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

通过合作,我们可以保护我们在世界经济中的利益,抵御外国势力的压力,影响全球规则,以反映我们的标准,并将我们的价值观强加给全球企业。所有这些都不可能通过各国单独行动达到同样的程度。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分享主权是重新获得主权的一种方式。

但是,承认我们需要行使马克龙总统所说的“欧洲主权”来发挥效力,并不意味着我们今天已经具备了这样做的政治基础设施。然而,人们对其必要性的认识正在迅速增长。

我们在最近的欧洲议会选举中看到了这一点,这可能是首次主要围绕欧洲问题展开的选举。即便是那些寻求减缓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人,也是通过对欧盟机构的质疑,而不是直接拒绝它们的合法性。

这只是一个开始,但它表明我们的联盟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我相信它将继续这样做,因为最终是各个国家的自身利益决定了我们走向欧洲主权的未来道路。

许多坚定的欧洲人在国家和欧盟层面的行动帮助我们达到了这一点。我想指出三组人的贡献。

首先是欧洲央行和各国央行的工作人员。

在危机期间,欧洲央行曾多次发现自己陷入了真正未知的境地。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我们都面临着极其复杂的经济形势,旧的挑战一解决,新的挑战就会出现。

那些年对你和你的家人来说很紧张。但是,你们的奉献精神,你们设计的措施的成功,以及你们在整个欧元体系中执行这些措施的能力,将使那些岁月值得铭记。

所有未来的政策制定者现在都可以使用这些政策来应对类似的挑战。这是所有欧元系统工作人员都可以引以为豪的遗产。因此,请允许我对你们在这一前所未有的时刻为欧洲央行以及欧洲人民所做的一切卓越努力表示感谢。

我要强调的第二组是我在执委会和管委会的同事- -过去和现在。过去8年里,你们在非常情况下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这些决定的基础是你对我们任务的一贯和无条件的承诺。

你们坚定不移地决心履行我们的使命,并坚守我们的职责范围——永不接受失败。您可以满意地回顾您在极端测试条件下所取得的成就,并了解到您已经改善了许多人的福利。

联合管委会的因素一直——也将永远——比任何可能分裂它的因素都要大得多。我们都对我们的使命有着同样的奉献精神,对欧洲有着同样的热情。我相信,这种共同的信念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为欧洲央行和欧洲服务。

第三组是欧洲领导人。

我们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这些措施在开始的时候有时会引起争议,而且它们的好处只是慢慢地显现出来。我们的决心从未动摇,因为它是建立在我们工作人员扎实工作的基础上的,我们对受苦受难的人民充满同情,我们坚信这些政策将改善他们的处境。

但在这样的时代,尤其是在一个多国家货币联盟中,政治领导人在评估我们的货币政策时超越了国家视角,他们认可欧元区的视角,并向国内听众解释了这一点,为我们的独立提供了必要的保障。

我感谢欧洲有这样的领导人,感谢你们在危机期间的坚定支持和鼓励。

马克龙总统、马塔雷拉总统、默克尔总理:在其他主要央行面临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之际,在欧洲理事会和全球论坛上,你们始终站在我们身边。你们强烈反对那些会让我们背弃欧洲一体化的非自由主义声音。

在关键时刻,你们采取了必要的步骤来捍卫欧元,保护留给我们的遗产:一个团结、和平与繁荣的欧洲。

现在是我把工作交给拉加德的时候了。我完全相信,你将成为欧洲央行出色的领导人。

我的目标一直是遵守条约规定的任务,追求完全独立,并通过一个已经发展成为能够应对任何挑战的现代央行的机构来实现。

有机会这样做是一种荣幸。

谢谢你!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