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苇
智堡作者
最新
大陆漂移?魏德曼谈动荡时代的跨大西洋经济关系
欧洲货币联盟有一个强项和一个弱项。从一开始,它的强项就是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以及欧盟条约体系对政府货币融资的明文禁止。而它的弱项,是其财政和经济政策框架,这方面的决策仍主要由成员国定夺。一个真正的财政联盟,需要联盟成员能够恰当处理好行动和责任之间的平衡。
13:30
并非“奇迹”:中国的崛起符合每一种经济发展模式
1978年以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国内储蓄的增长和资本生产率的提高。然而,最近资本生产率开始下降,中国的增长率也随之下降。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加倍押注于公共投资主导型增长的战略,而人力资本投资在非沿海地区和农村地区尤其落后,创新技术扩散也更加有限;其结果是实体投资回报率的下降,全要素生产率则在过去十年中下滑了一半以上。
09:00
在中国生男孩:那些你不知道的代价
中国女性与男性的劳动力参与率在过去25年间均呈现下降趋势。这种下降趋势在农村女性当中尤其明显,将自己登记为家庭主妇的农村女性数量的急剧增加,而这与性别比例失衡加剧的宏观趋势具有潜在的联系。
解锁
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究竟占据着多大地位?
中国最大的企业目前的营收数以万亿计,通过评估它们在国际市场中的存在,可以洞悉中国不断扩大的经济影响力。
解锁
当资本遭遇政治:CEO亲共和党倾向的深远影响(终)
CEO可能是在攀爬升职阶梯的过程中发展出了亲共和党的政治偏好,并养成共和党政策能够更好满足的利益取向。另一种可能性是,能成为CEO的人,可能从一开始就具备亲共和党偏好;而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具备共和党偏好的个人更有可能成为CEO,是一个值得商榷的话题。
解锁
当资本遭遇政治:绘制CEO的政治学肖像(三)
在所有阈值设定下,CEO偏好都是压倒性地偏向共和党。具体而言,共和党CEO对民主党CEO的压倒性多数介于2.6倍到3.1倍之间。
解锁
当资本遭遇政治:梳理CEO政治资助的来龙去脉(二)
2000-2017年间,上市公司CEO对共和党候选人的捐款,是民主党候选人的两倍还多——前者约为3.2亿美元,而后者约为1.55亿美元。也就是说,总计超过4.2亿美元的政治资助,超过三分之二流向了共和党候选人。
解锁
当资本遭遇政治:CEO影响公共政策的渠道都有哪些?(一)
即使是极少部分的上市公司利润被投入到政治当中,都会带来巨大影响。标普1500成分公司2017年的总利润约为1.2万亿美元,若动用0.1%的企业利润,就意味着12亿美元的政治支出;这相当于两位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与(希拉里·)克林顿在2015-16年美国大选期间筹得资金的总和。
解锁
当资本遭遇政治:CEO的选举资助、党派取向与政策影响力(序)
企业支出可以对政治和政策制定施加重大影响。因此,了解CEO的政治偏好,对于全面地理解美国的政策制定和政治,并评估企业政治支出对美国政治政策的长期影响非常重要。
解锁
重返月球:太空资本主义的兴起?
今天和当年最大的不同在于,当下有些人是真的在严肃思考人类的出路。华府当年唯一关心的问题,就是先苏联人一步登月。
解锁
  • 1
  • 2
  • 3
  • 4
  • 5
  • 6
  • 13
推荐研报更多
纽联储2019年10月美国经济数据报告
2019/10/21 12:49
纽约联储金融市场投资者咨询委员会的会议PPT(10月9日)
2019/10/17 21:04
IMF世界经济展望-2019年10月:同步减缓,前景堪忧
IMF
2019/10/16 17:31
摩根大通资管-长期资本市场假设2019
JPM资管
2019/10/14 10:30
IMF世界经济展望1910-第三章:重振低收入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结构性改革能发挥什么作用?
IMF
2019/10/11 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