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专栏
【 美国固收市场 】
【 影子银行体系 】
探秘对冲基金在美债市场中的活动
政昊
原创文章
2021/10/27

本文由智堡编译,原文为公开版权,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译文仅供教育及学术交流目的使用。

如您尚未付费订阅,可考虑成为智堡付费会员,获取更多原创优质内容。

原文标题:Sizing hedge funds' Treasury market activities and holdings,来源:美联储FEDS Notes,发表日期:2021年10月06日

编译:钟政昊

介绍

对冲基金在美国国债(UST)现券和期货市场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并于2020年3月美债大规模抛售后引发了更广泛的讨论。

本文利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PF表(Form PF)所提供的监管数据,分析了对冲基金在正常时期和金融市场压力时期所持有的UST及其在UST市场的活动。我们还制定了一套方法,将监管披露的UST总风险敞口分解为UST持仓敞口和衍生品敞口。

总体而言,我们发现,从2018年初到2020年2月,大型对冲基金的UST总敞口翻了一番,多空敞口分别达到1.45万亿美元和0.94万亿美元。这一增长主要是由相对价值套利交易所推动的,并受到回购借款相应增加的支持。我们的估计显示,2020年2月,UST持仓占对冲基金UST总多头敞口的四分之三,而衍生品头寸占其UST总空头敞口的大部分。此外,我们还发现,对冲基金的国债和回购敞口近年来越发集中。例如,在2020年初,对美国国债敞口最大的50家基金——不到合格对冲基金(QHFs)的3%——占对冲基金国债总敞口的85%,占对冲基金回购和逆回购交易的90%,而两年前的比例分别为70%和80%。

我们的分析还揭示了对冲基金在2020年3月美债市场动荡期间抛售UST时所扮演的角色。我们发现,大型对冲基金的国债总敞口在2020年3月减少了4260亿美元。在计入债券估值变动后,预计其净卖出173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并减少了2320亿美元的衍生品空头头寸。此外,我们还发现,3月份美债持仓和衍生品空头头寸的大部分下跌可能是由参与现券-期货基差交易(cash-futures basis trade)的基金所推动的。最后,尽管对冲基金在2020年第一季度卖出了超过17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规模相当庞大,但仍未超过外国机构和共同基金的抛售规模。

本篇为免费文章,请登录后阅读完整内容
FEDS
藏经阁
登录后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