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2019年第三季度高盛资管对话:即将到来的风险

2019/08/02 13:18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我们向一些投资组合经理提出了一系列有关各自资产类别的问题,探讨他们所看到的风险以及如何减轻这些风险。

问题:您看到了哪些风险,您又如何减轻这些风险?

Tom Mansley谈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在抵押贷款市场有三个主要风险。首先是利率,因为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是债券。我们主要通过购买不需要对冲的浮动利率证券,或者如果购买固定利率证券,会使用国债期货或掉期等工具,从而减轻这种风险。第二大风险是提前偿还风险。在美国,人们可以在任何时候为抵押贷款再融资而不受惩罚,因此,如果你以105美元的价格购买债券,而个人再融资将导致风险,因为你只能收回面值。然而,我们投资的绝大多数市场,目前的定价都低于面值,因此,如果有人再融资,我们收回面值,实际上会提高收益率。第三个风险是信贷。目前信贷看起来非常强劲;美国的失业率低于4%,所以所有的借款人都有能力支付。如果你投资的是房产抵押贷款,房产现在的价值实际上比抵押贷款发行时要高,抵押贷款余额随着摊销而减少,所以贷款房价比大大改善。因此,房产是非常优质的资产,确保了贷款者的安全性,以及借款者有能力支付贷款。最后一个风险是利差风险,与高收益或新兴市场等其他市场相比,抵押贷款市场的利差稳定性往往要高得多。然而,这是一种风险,我们不试图降低它;我们很高兴接受它,因为它非常稳定。

Gianmarco Mondani谈欧洲非定向股票

经济形势出现重大转折点是一种主要风险。例如2016年,周期性股票的表现往往与经济前景变化所推动的盈利修正方向相反。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开发了一套工具,能够识别何时可能出现这样的转折点。目标是确保我们在经济好转时没有做空周期性股票,或者经济转差时没有做相反的事。因此,有了这些工具,能够更好地管理这类短期情况,并减少回撤,但与此同时,它们使我们能够继续专注于盈利修正的能力,并持续产生α。

Swetha Ramachandran谈奢侈品行业股票

从历史上看,风险在于这一直被视为一个周期性行业。虽然在某些领域确实如此,但与零售业等其他消费行业相比,奢侈品行业实际上很强劲。奢侈品消费者往往更多地受到财富效应的驱动,而不是收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点往往相当稳定。我认为现在的风险更多的是在品牌层面。从历史上看,奢侈品行业的增长意味着所有品牌都做得很好;行业的良好状况带动了所有的公司。我认为,在消费者的心目中,投资于产品、营销和与目标受众沟通的品牌与没有投资这些方面的品牌之间,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区别。这就是风险所在,自下而上的股票选择,以确保我们拥有正确的股票。

Tim Love对新兴市场股票的看法

最大的风险在于,如果贸易冲突持续或升级,中国和亚洲经济将出现大幅放缓。但在这种情景下,中国政府将出台更多措施和政策来支持国内经济。如果贸易冲突真的持续下去,美国国内要求达成协议的压力将会加大;这种压力将来自美国企业、美国消费者、中国出口商和科技公司。从当前形势看,贸易战造成的高风险性令人们产生了动摇,但我认为,两年后,当回顾2019年的时候,我们很可能会说,这是一个以低价买进亚洲和中国股票的好时机。

Jian Shi Cortesi对亚洲和中国成长型股票的看法

最大的风险在于,如果贸易战持续或升级,中国和亚洲经济将出现大幅放缓。但在这种情景下,中国政府将出台更多措施和政策来支持国内经济。如果贸易战真的持续下去,美国和中国国内要求两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压力将会加大;这种压力将来自美国企业、美国消费者、中国出口商和科技公司。从当前形势看,贸易战造成的高风险性令人们产生了动摇,但我认为,两年后,当回顾2019年的时候,我们很可能会说,这是一个以低价买进亚洲和中国股票的好时机。

Patrick Smouha谈发达市场信贷

经常谈论的风险之一是信用风险。我们主要投资于投资级公司,但如果对信贷本身感到满意,我们愿意降低资本结构。因此,通过进入强大的机构,然后试图通过投资次级债务来获取高收入,从信贷的角度来看,我们正在降低信贷风险。作为固定收益投资者,我们面临的另一个风险是利率风险。我们投资于不同类型的债券:固定息票债券,固定和浮动利率债券——票息在数年内是固定的,但会根据政府债券的利率进行调整,因此利率风险是有限的。浮动利率债券每三到六个月就会重新定价,因此利率风险很小;实际上将从利率上升中受益,因为票面利率也将上升。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