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对抗市场的不确定性:最好的进攻是好的防守吗?

2019/11/15 13:28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罗素投资今年采取了一种更具防御性的策略,试图避开市场上最昂贵的板块,比如科技板块。为什么?

那些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御的人可能并没有想到金融市场。至少在市场周期的后几个阶段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随着我们进入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市场仍然处在决定未来走向的十字路口,强劲的美国消费者和劳动力市场与萎缩的制造业和低迷的商业信心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人们常说,不确定性是市场永远的伴侣,但今年确实是另一番景象。市场波动是一波接一波的,制造业和贸易的消息令人沮丧,而美国就业和消费支出的乐观消息也带来了同样显著的上升。

在所有这些不确定性中,与上述完全相反的说法似乎更合适。换句话说,我们认为,对今天关注结果的投资者来说,最好的进攻方式是采取更多的防御姿态。

为什么?为了全面解释,我们先缩小一下范围,看看为什么市场如今处于不确定状态,这很有帮助。

增长稳健,劳动力市场强劲

不确定性并不一定意味着坏事,美国经济今年的表现再好不过了。尽管全球经济面临相当大的逆风,但美国在2019年实现了稳健的增长——如果不是惊人的增长的话。第一季度3.2%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出人意料地强劲,而第二季度的增长率为2.0%,超出了普遍预期。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也紧随其后,年化增长率为1.9%。

在不确定性日益增加的情况下,就业机会的创造也引人注目,美国经济每月新增16万个就业机会,远远高于10万个的替代率(为了跟上人口增长的速度,每月需要的新增就业机会)。失业率也接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为3.6%。最后,利率处于历史低位,房地产市场显示出弹性,工资增长和消费者支出继续推动经济增长。

CEO信心下滑,制造业低迷

然而,每对经济持乐观态度的一方,都有持悲观态度的另一方。以CEO的信心水平为例。随着今年一、二季度的收缩,首席执行官信心在三季度跌至34,是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当时美国陷入大萧条的深渊。

消费者信心虽然依然高涨,但最近也有所减弱。9月份,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了9点,而8月份的降幅要小得多。在10月消费者信心继续减弱,指数小幅下跌至125.9——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是长期衰退的开始、还是只是暂时的挫折,还有待观察,但这种下降是值得注意的,因为美国消费者是美国抵御衰退的堡垒。更令人担忧的是9月份的美国零售销售报告,报告显示家庭消费下降了0.3%,这是7个月来零售销售首次出现萎缩。消费者支出约占美国经济的三分之二。

或许,对经济健康状况的最大预警信号来自制造业,自5月份以来,全球制造业一直在恶化。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的数据显示,美国似乎不再能免受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10月份美国制造业连续第三个月萎缩。值得注意的是,供应管理学会10月份的数据再次低于普遍预期,因为贸易不确定性继续给该行业带来压力。即使是规模大得多的美国服务业,虽然仍在扩张,但也在走软——目前的增长速度是三年来最慢的。

过去一年的市场

关于美国经济状况的相互矛盾的信号为投资者提供了既有信心又有恐惧的理由。这就是为什么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市场都在摇摇欲坠——上一个月,下一个月,然后回升,然后,嗖,再下跌。投资者们一直在努力解决的基本问题是一个困扰我们所有人的问题: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会在未来12个月内陷入衰退吗?

不出所料,市场尚未做出决定。举个例子:2018年9月30日,标准普尔500指数收于2901点。一年后,到了2,976.8点,换句话说,在一年的时间里,市场实际上毫无进展。

然而,回想一下,这条通往虚无的道路一直是股市的疯狂之旅,去年第四季度股市下跌了19.8%。另一方面,债券市场基本上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发展。在过去一年中,收益率一直在下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2018年10月31日的3.15%降至2019年10月31日的1.69%。简单地说,当债券市场对经济增长有信心时,债券收益率不会下降。

2020年会发生经济衰退吗?让我们重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那么,明年会出现经济衰退吗?这是一个价值连城的问题,但却没有百分百的答案。说实话,现在每个人能给出的唯一自信的答案不是是或不是,但谁知道呢?

那么,让我们重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在美国经济是否会在未来12个月内陷入衰退的问题上,存在各种相互矛盾的信号,那么投资者应该考虑采取哪些措施呢?

首先,最重要的是,坚持你的投资计划。请记住,您的计划是专门针对这种程度的不确定性而制定的。不确定性是市场的现实。市场时好时坏,就像太阳起落一样。你的计划很可能是基于这样的预期而设计的:经济衰退将会在沿途的某个地方发生——这意味着它是专门为抵御市场低迷而设计的。

其次,在边际上,考虑更多的防守位置而不是进攻位置。记住,美国正处于牛市和经济扩张的第11个年头,我们都知道好时光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打防守

在罗素投资,我们今年采取了一种更具防御性的策略,试图避开市场上最昂贵的板块,比如科技板块。为什么?这一切都归结为一个基本概念,即低买高卖。随着牛市和经济扩张进一步滑向老年期,在历史高位买入证券、假定今天的高点可能变成明天的低点的做法,变得越来越不明智。现在已经不是2013年了。我们坚信,本世纪初见证的爆炸式增长已成为本轮经济周期的“后视镜”。

同样重要的是要记住,你摔得有多深取决于你起点有多高。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David Kelly最近说,从地下室窗户跳出去是很难受伤的。采取一种防御姿态可能并不迷人,但它可能会让你在以后的道路上免受很多痛苦。

战术的观点

低配美国

我们在昂贵的市场、风格和因素中保持着刺配。我们最大的减持市场是美国,为什么?根据MSCI世界(不含美国)指数,过去10年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表现要比全球所有其他股市高出7.76%。

我们对市场再熟悉不过了,上涨的必然下跌。请看下面的图表,该图表显示了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市场领导地位是如何在美国来回转换的。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每一次反转都导致了市场领导地位的改变。正如我之前所说,美国的好日子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超配价值

从风格角度来看,我们低配成长、超配价值。为什么?这又回到了一个观点,在经济低迷时期,你的起点越高,你就会跌得越深。成长型股票(想想大型科技股)如今的价格有多高,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考虑到过去10年,罗素3000成长指数累计超过罗素3000指数132.86%(截至2019年9月30日)。在我们看来,这使得成长型股票更容易在下一次经济低迷来袭、企业被迫削减资本支出和裁员时受到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

要点

当不确定性很高时,风险承担的门槛也应该如此。在当前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下,避开最昂贵的部分不仅是一种降低风险的谨慎方式,而且与我们低买高卖的核心投资理念相一致。这种方法——由行业偶像本杰明·格雷厄姆和大卫·多德所著的第一本主要投资书籍中详细阐述——是一种久经考验的策略,在他们最著名的门徒沃伦·巴菲特毕生的工作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最终,在一个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世界里,坚持这一核心原则可能是抵御下一次市场低迷的最强大防线。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